咨询服务热线:

13822209821

18620805822

新闻动态

刑事不构成犯罪的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问题

作者:广州律师事务所时间:2020-01-24 14:43:54

       新修订的刑诉法和《解释》实施后,由于对其刑事附带民事部分规定的认识不一,审判实践中做法也大不一样。尤其是对人民法院认定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时,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如何审理,更是莫衷一是。


刑事不构成犯罪的附带民事诉讼的审理问题


       有的认为,如果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根据《解释》第160条款的规定,应当一并作出刑事附带民事的判决,判决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赔偿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物质损失,造成人身损害损失的还应判决其依法赔偿;有的认为,如果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应当根据《解释》第160条第二款规定的精神,裁定驳回起诉,并告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以另行提起民事诉讼。


  还有的认为,如果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被害人遭受的物质损失明确,不涉及人身权的损害赔偿,且具有该附带民事诉讼部分的管辖权,法院可以一并作出判决;如果涉及人身权的损害赔偿,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有管辖权的,法院可以依据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作出判决;受诉法院对附带民事诉讼部分没有管辖权的,就应当根据《解释》第160条第二款规定的精神,裁定驳回起诉,并告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另行提起民事诉讼。笔者同意后一种意见,应当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其理由如下:


  1.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性质决定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司法机关在刑事诉讼的过程中,在解决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附带解决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物质损失的赔偿。


首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刑事诉讼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附带民事诉讼发生于刑事诉讼的过程之中,没有刑事诉讼,就无所谓附带民事诉讼。


其次,附带民事诉讼与刑事诉讼是合并审理同时进行的,刑事诉讼处于主导地位,附带民事诉讼处于从属地位。也就是说,附带民事诉讼不能独立于刑事诉讼,而刑事诉讼却可以独立于附带民事诉讼。


第三,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由被害人和人民检察院提起,与刑事诉讼只能由公诉机关提起有着本质区别。


因此,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性质决定了如果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 


  2.是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所确定的;刑诉法第77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果是财产、集体财产遭受损失的,人民检察院在提起公诉的时候,可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由于这种损害赔偿的诉讼请求是在刑事诉讼中提出的,又是在刑事诉讼中附带解决的,且仅限于因被告人的犯罪行为所造成的物质损失。


很显然,这个物质损失与民事损害赔偿的范围是不一致的,物质损失在不涉及人身损害损失赔偿的情况下,无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是否构成犯罪,判决结果应当是一样的;但是,当物质损失包含人身损害赔偿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构成犯罪与不构成犯罪所赔偿的范围是不同的。被告人构成犯罪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不管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还是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判决结果都应当一致。而当被告人被宣告无罪,受到人身损害的原告所得到的赔偿就不能仅限于物质损失了,因在附带民事诉讼中。对于被害人因犯罪行为遭受精神损失而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人民法院是不予受理的。既然不予受理,被害人就得不到这方面的赔偿,但在民事诉讼中被害人是完全可以依法得到这方面的赔偿的。可见,在被告人不构成犯罪的情况下,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与民事诉讼赔偿范围的不同,要求我们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 


  3.是民事诉讼管辖原则的要求;民事诉讼中的管辖,是指各级法院之间和同级法院之间受理审民事案件的分工和权限,是法院内部具体确定特定的民事案件由那个法院行使民事审判权的一项制度。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附带民事诉讼是以刑事诉讼管辖法院所确定,我们知道刑事诉讼的管辖与民事诉讼的管辖是不一样的,一旦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被告人不构成犯罪,原受诉法院对附带民事部分又没有管辖权,经调解又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怎样一并作出判决。最近我院审理的被告人马某等7人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及寻衅滋事案就是这样一件典型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案件。


  2015年6月3日襄阳铁路运输检察院向本院提起公诉,公诉中指控马某等人有4起犯寻衅滋事罪,其中第4起寻衅滋事罪指2013年7月6日,被告人马某指使他人于枣阳东方明珠城二期开盘现场,对该楼一期业主的维权行为进行阻截、辱骂、恐吓,造成现场混乱,扰乱公共秩序。诉讼过程中,一期维权的业主李某因在此事件中受伤,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要求赔偿损失。


  经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认为,寻衅滋事罪中的追逐、拦截、辱骂、恐吓他人的行为,在主观方面要求行为人出于取乐、寻求刺激、发泄情绪、逞强耍横的目的,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破坏社会秩序的危害结果,而希望这种结果发生;在客观方面表现为无故无理追赶、拦挡、侮辱、谩骂、恐吓他人,以威胁等方式妨碍他人行动自由,情节恶劣的行为。但本案现有证据显示,马某等人纠集数十人在枣阳市东方明珠城二期开盘现场,目的是为了对抗一期业主的聚众行为。事发时,包括原告人李某在内的东方明珠城一期业主上百人为了和开发商谈判,也在二期开盘现场进行聚集,并持横幅向售楼部冲击。一期业主的行为是整个事件发生的起因,也具有一定的过错,而且双方在对峙中都有殴打的行为。由此可见,马等人的主观动机并非为了扰乱、破坏社会秩序,也不是为了无理取闹、无事生非,而是具有特定的事由和目的。根据《更高人民法院、更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矛盾系由被害人故意引发或者被害人对矛盾激化负有主要责任,不能认定为寻衅滋事罪。马等人虽然具有辱骂、恐吓、殴打他人的行为,但不具有寻衅滋事的主观故意,而且一期业主对冲突的发生也负有责任,因此马等人的行为不能认定为寻衅滋事罪。同时,该事件中参与人员众多,现有的在案证据不能全面、真实的反映客观事实与法律事实。公诉机关对第4起寻衅滋事犯罪的指控,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法院不能认定马某构成犯罪。故对该起指控,法院未予支持。


  本案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人所提起的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是针对第4起寻衅滋事犯罪所造成的物质损失,尽管马某参与的另外几起寻衅滋事犯罪,法院都予以了认定,但是,与提起刑事附带民事的原告人李某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从刑事附带民事部分来讲,它属于《解释》第160条款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认定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当一并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当然,这个案件通过法院调解,在本案宣判前,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如果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本案如何一并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恐怕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笔者认为应当根据《解释》第160条第二款规定的精神,裁定驳回起诉,并告知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可以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另行提起民事诉讼,因本院仅就民事诉讼部分是没有管辖权的。这里还存在一个对《解释》第160条规定中“应当一并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的理解问题,笔者认为,不应当机械的理解为只有判决赔偿了被害人的物质损失才是作了“一并判决”,而判决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的诉讼请求和裁定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起诉就不是作了“一并判决”。如果对“一并判决”有了正确的理解和认识,也就不难理解对公诉案件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对已经提起的附带民事诉讼,经调解不能达成协议的,应根据案件的不同情况,分别作出处理。


分享到:

上一篇:

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基本内容有哪些?

下一篇:

刑事案件之见证人制度的完善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刑事诉讼
13822209821

未标题-2.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