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服务热线:

13822209821

18620805822

办理缓刑

广州越秀区吴某、黄某虚开增值税发票判缓刑

作者:时间:2019-10-24 10:40:50

越秀区、黄虚开增值税发票判缓刑

2018)粤01**刑初59*

公诉机关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吴,女,1970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增城市,文化程度初中,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户籍地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因本案于2017年11月9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2月13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广州市越秀区看守所。

被告人黄,男,1975年2月12日出生,汉族,出生地广东省广州市,文化程度初中,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股东,户籍地广东省广州市黄埔区。因本案于2017年9月15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逮捕,2018年6月14日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7月9日被本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

被告人廖,男,1968年10月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湖南省永兴县,文化程度小学,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股东,户籍地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因本案于2017年9月15日被羁押,同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0月21日被逮捕,2018年5月18日被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2018年7月9日被本院决定继续取保候审。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以越检刑诉[2018]5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吴、黄、廖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于2018年6月15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出庭支持公诉。上述各被告人及辩护人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1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吴作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已注销)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伙同公司另两名股东被告人黄、廖经过密谋,在没有货物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由被告人吴联系并指使同案人张某1(另案处理)等人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虚开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公司注册地位于广州市越秀区)、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铎实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钒鑫商贸有限公司等17间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期间,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由被告人黄按开票金额将货款转入上述开票公司的银行账号,当天或次日再通过开票公司将货款回流至同案人张某1银行账号后由其扣除相应的手续费再转回到被告人黄的个人银行账户,通过上述方式获取不当利益用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日常运作以及被告人吴、黄、廖三个股东的利润分配。

经鉴定,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2011年12月23日至2016年8月16日期间,收受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等17间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71张,涉及金额人民币19779834.65元,税额人民币3362571.99元,价税合计人民币23142406.64元。

案发后,被告人家属积极筹集资金向税务机关补缴税款,努力挽回的损失。

公诉机关随案移交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表等书证,证人张某某等人的证言,被告人吴、黄、廖的供述与辩解,鉴定意见,视听资料等证据,并认为被告人吴、黄、廖作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让他人为本单位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之规定,应当以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吴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被告人黄、廖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处罚。被告人吴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并且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被告人黄、廖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家属积极筹集资金向税务机关补缴税款,努力挽回损失,可以酌情从轻处理。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吴对指控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

被告人吴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如下:一、本案属于单位犯罪,吴作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的股东、主管人员而构成犯罪。二、案发后,三名被告人的家属积极筹集资金向税务机关补缴税款、滞纳金5412159.53元,挽回损失。三、众祥公司的三名股东持股均等,地位平等,各司其职,不存在上下级、主从关系,三人共同经营公司,公司事务均由三人商议统一意见后实施,虽然吴玉英作为众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并非起决定、授意、纵容、指挥等作用的人员,主从关系不明显,三名被告人在本案中所起的作用没有主次之分,不应认定吴为主犯。四、吴自愿认罪认罚。五、吴主动投案并且如实供述罪行,有自首情节。综上,请求对吴从宽处罚,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黄对指控的主要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辩解并非由其按开票金额将货款转入开票公司的银行账号,而是由吴指使公司文操作的。

被告人黄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如下:一、对于众祥公司存在实际经营活动而让张某1代开的这部分金额,众祥公司及股东主观上不具有骗取税款的目的,客观上未造成税款的流失,没有危害税收或者破坏税收征管秩序,不宜认定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金额。二、司法机关尚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黄主动交代自己罪行,具有自首情节。三、黄共同犯罪中所起作用次要,属于从犯。四、黄归案后认罪认罚,且其家属积极补缴税款,挽回损失,具有悔罪表现。五、黄有正常经营活动,并非以犯罪为业,对其适用缓刑有利于维护公司正常经营。

被告人廖对指控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

被告人廖的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如下:一、对众祥公司存在实际经营活动而让张某1代开的这部分金额,众祥公司及股东主观上不具有骗取税款的目的,客观上未造成税款的流失,没有危害税收或者破坏税收征管秩序,不宜认定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金额。二、司法机关尚未确定犯罪嫌疑人,尚在一般性排查询问时廖主动交代自己罪行,具有自首情节。三、廖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四、廖认罪认罚,其家属积极补缴税款,挽回损失,有悔罪表现。五、廖现在承担广州市众珈机电设备公司主要经营职责,有正常的经营活动,不具有再犯的危险性,适用缓刑没有重大不良影响,有利于维护公司的正常经营。

经审理查明,2011年至2016年期间,被告人吴作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东,伙同公司另两名股东被告人黄、廖经过合谋,在没有货物实际交易的情况下,由被告人吴联系并指使同案人张某1(另案处理)等人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虚开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铎实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钒鑫商贸有限公司等17间公司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按开票金额将货款转入上述开票公司的银行账号,当天或次日再通过开票公司将货款回流至同案人张某1银行账号后由其扣除相应的手续费再转回到被告人黄的个人银行账户,通过上述方式获取不当利益用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日常运作以及被告人吴、黄、廖三个股东的利润分配。

经鉴定,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2011年12月23日至2016年8月16日期间,收受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等17间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71张,涉及金额人民币19779834.65元,税额人民币3362571.99元,价税合计人民币23142406.64元。

案发后,被告人吴、黄、廖的家属积极筹集资金帮助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向税务机关补缴税款、滞纳金共计5413307.11元,挽回了税款损失。

上述事实,有由公诉机关和辩护人在庭审中举证并经质证的下列证据证实,查证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到案经过、破案报告,证明公安机关在侦查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过程中发现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有向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于2017年9月14日10时许前往广州市黄埔区沙步大路72号103房将被告人黄、廖带回公安机关调查,2017年11月9日11时许被告人吴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2.广州市税务局中区稽查局出具的关于对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弘灿商贸有限公司、广州泽毅垒商贸有限公司、广州燊弘基易有限公司、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皑晟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鸿旗福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钒鑫商贸有限公司、广州全晋贸易有限公司、广州信浩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旭晋贸易有限公司、广州科铖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龙晋钢材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昱源贸易有限公司等定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意见和税务处理决定书及相应明细表,证明税务机关在工作中发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无真实货物交易情况下虚构经营业务活动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行为。

3.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工商登记资料、税务登记证、组织机构代码证,证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吴玉英,股东为吴、黄、廖,吴的出资比例为33.6%,黄出资比例为33.2%,廖出资比例为33.2%。

4.户籍材料,证明被告人吴、黄、廖的主体身份情况。

5.中国工商银行账号36×××29(户名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开户资料、交易流水,证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向广州龙晋钢材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昱源贸易有限公司等开票方支付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虚假货款的资金支付情况。

6.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37(户名吴)、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38(户名廖)、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79(户名黄)、中国工商银行账号62×××58(户名张某2)的开户资料、交易流水,证明张某2通过其银行账号向黄进行货款资金的回流,黄收到回流款后再将资金转入到吴、廖、黄的账户中。

7.荥烨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明细表(经张某1签认),证明张某1在2011年10月至2016年7月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及相关资金返还的记录。

8.在吴办公室缴获的四个印章,印章分别为“广州泽毅垒商贸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弘某商贸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广州荥烨贸易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

9.税收完税证明,证明被告人吴、黄、廖的家属筹措资金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2018年3月14日、4月24日、5月14日、5月24日向税务机关补缴税款、滞纳金共计5413307.11元。

10.现场勘验检查笔录,证明公安机关于2017年9月14日对位于广州市黄埔区沙步大路72号103房的广州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进行现场勘查的情况。

11.证人张某1的证言:其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做账有几年的时间了。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吴,股东是黄和廖。在其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做账过程中,吴曾问其能否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其就问张某5,张某5答复称没问题,于是其联系吴玉英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金额及名称,其再将开票资料报给张某5,由张某5通知开票企业按其报的资料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张某5开好增值税专用发票后直接寄到丰乐北路228号c栋815室,由其收取后直接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做账,货运单据及出、入仓单一般是随增值税专用发票一起寄过来,有时没有的话就由其自己制作。其通知吴玉英支付货款给开票企业后,开票企业会在当天或次日将货款通过私人账号转给张某5,再由张某5扣除票面金额6%—6.5%的开票手续费后,转到其个人银行账号上(尾数17136),其再扣除工资、代垫费用后将余款转到吴提供的黄秉权私人银行账号。其记得曾经通过荥烨、泽毅垒、铭钛耀、弘某等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给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都没有货真价实的交易。

12.证人张某2的证言:张某1于2016年10月被公安机关拘留后,其接手了张某1做账的公司,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其中的一家。有一次其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拿做账资料的时候,黄问其能否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提供增值税专用发票,其想起罗某能够提供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于是与罗某进行联系,后来罗某答复称开票企业可以帮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开进项增值税专用发票,开票的手续费8.5%-8.8%,其将可以开票的情况告知黄,并将手续费加到8.8%-9.0%,黄答复称可以接受。开票企业准备开出增值税专用发票前会通过罗某将开票的金额、开票企业名称及开票企业的银行账号发送给其,其通知黄将货款先通过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银行账号转到开票企业的银行账号上,货款转入后开票企业会将增值税专用发票开出并直接寄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开票企业会在当天或次日将货款通过私人账号转给罗某,再由罗某扣除票面金额8.5%-8.8%的开票手续费后,转到其个人银行账号上,其再扣除票面金额0.3%的手续费后,将余款转到黄的个人银行账号。以上增值税专用发票没有货真价实的交易。

13.被告人黄的供述:其在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担任业务主管,主要负责购买材料及送货的业务。采购的材料的供货企业有部分是没有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因为供货企业称要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要加收l0%的开票费用,其见开票费用较贵所以没有要这些企业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故公司的采购成本不能抵扣,于是其将该情况向吴反映,吴就联系了帮公司做账的张某1(后来张某1不做了就改成张某2),要张某1帮公司开些增值税专用发票,张某1收取6%左右的开票手续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税率是17%。张某1对吴称开票前要将开票的货款从众祥公司的对公银行账号将货款转到开票企业的对公银行账号上,张某1会在当天或次日再将货款扣除手续费后的资金回流到其个人账号上,资金转入其个人银行账号后,通过提取现金用于发放员工的工资、支付真实采购材料的货款、股东分红。其公司与广州信浩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昱源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龙晋钢材贸易有限公司、广州科铖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旭晋贸易有限公司、广州睿韶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钒鑫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荥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市皑晟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鸿旗福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弘某商贸有限公司、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铭钛耀贸易有限公司、广州泽毅垒商贸有限公司没有业务联系。

曾与廖开会时说了要张某1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情,所以股东都是知道的,当时其与廖觉得可以抵扣税款减少成本,于是都同意了吴的建议。

14.被告人廖的供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采购过程中有部分供货商没有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于是吴和黄曾提议找帮公司做账的张某1帮忙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当时其也觉得没有问题,所以后来就由吴负责联系张某1开票,其每个月将其采购的单据给公司文某统计没有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数额,再将这个数额报给吴,由吴玉英统筹安排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事宜。其只负责公司的技术及维修,不清楚与哪些公司发生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情况,吴和黄应该清楚。

15.被告人吴的供述:其在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担任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公司的业务洽谈及施工现场的管理、预算报价工作,并负责聘请账务人员张某1及与其联系帮公司做账的相关业务。在日常业务中其和廖联系了采购厂家会通知黄去厂家进行采购,黄会将采购的单据统一核对后交给文某,文某收到资料后会进行核对,张某1、张某2会每月定时到公司找黄秉权或文某拿资料进行做账。

大约2012年张某1帮公司做账后,张某1称可以帮公司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抵扣税款,当时其和黄、廖都担心会不会被税务机关查,但张某1称其他公司都是这样做的,而且她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都是真票,能够通过税务机关的验证,其和黄、廖都觉得能够帮公司避税,增加利润,于是一致同意了张某1提出帮众祥公司开票的事情。张某1称要先将货款通过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的对账号划到开票公司的对公账号,开票公司收到货款后会由张某1扣除开票的手续费后的余款转到黄的个人银行账号上,开票公司会将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直接寄到张某1处,由张某1帮公司进行做账及抵扣税款。

广州众祥机械设备公司通过张某1虚开增值税发票没有对应真实的业务发生。在其办公室搜出的“广州泽毅垒商贸有限公司”、“广州宝陇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弘某商贸有限公司”、“广州荥烨贸易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大约是2017年7月张某2要其刻的,张某2称私刻公章用于制作销售合同避免税务机关检查,因为之前张某1为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没有配套的销售合同。

16.广东大同司法会计鉴定所出具的大同检字[2018]07*号司法鉴定检验意见,经检验: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2011年12月23日至2016年8月16日期间,收受广州铎实贸易有限公司、广州宝陇烨贸易有限公司、广州钒鑫商贸有限公司等17间公司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271张,涉及金额人民币19779834.65元,税额人民币3362571.99元,价税合计人民币23142406.64元。

关于控辩双方争议的焦点问题,本院评判如下:

(一)关于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有实际经营活动,而让张某1开具的部分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金额是否认定虚开的问题。

被告人黄、廖的辩护人提出根据更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如何认定以“挂靠”有关公司名义实施经营活动并让有关公司为自己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的性质》征求意见的复函(法研【2015】58号),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存在真实的采购行为和委托加工行为,因为采购档口和加工厂未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从而让张某1代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对于该部分金额,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主观上不具有骗取税款的目的,客观上未造成税款的流失,没有危害税收或破坏税收征管秩序,不宜认定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金额。

本院认为,更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上述复函的意见是指对有实际交易存在的代开行为,并且行为人主观上并无骗取抵扣税款的故意,客观上未造成税款损失的,不认定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而本案中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虽然确有采购行为和委托加工行为,但是让张某1、张某2开具了内容不实、并不存在真实交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三名被告人认为在实际经营中部分供货方要求的开票手续费太高,不开票的话供货价格会相对低一些,因此在采购货物的过程中支付的对价就缺少了应缴税款,而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通过让他人为其虚开进项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即可以抵扣应缴税款,对此被告人吴、黄、廖在供述中均予以供认其目的在于抵扣税款、降低成本。综上,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虽有实际经营行为,然而让他人为自己虚开内容不实、不存在真实交易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抵扣税款,其行为属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行为。

(二)关于被告人吴、黄廖某三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问题。

本案是以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名义实施的单位犯罪,三名被告人作为公司股东,其中吴玉英担任法定代表人,均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虽然在该公司日常运营和管理中三名被告人分工合作,没有统属关系,但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过程中,被告人吴是主要提议者所起作用较大,被告人黄、廖所起的作用较小,因此认定被告人吴玉英作为主犯,认定被告人黄、廖作为从犯。

(三)关于被告人黄、廖是否具有自首情节。

被告人黄、廖的辩护人提出公安机关在本案立案前,尚未确定黄、廖参与单位犯罪,黄、廖被传唤至公安机关后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认为符合更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若干具体问题的意见》条的规定,具有自首情节。

经查,抓获经过、传唤证、拘留证、2017年9月14日对黄、廖的讯问笔录证实,公安机关在侦查广州钢基贸易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中发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接受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犯罪事实,因此公安机关在2017年9月14日到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办公室,以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传唤公司股东黄、廖回公安机关调查,并对黄、廖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进行讯问,次日对黄、廖采取刑事拘留措施。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本案犯罪事实,在2017年11月9日立案侦查。综上,公安机关传唤黄、廖时已确定二人为犯罪嫌疑人,并非进行一般性排查询问,而是以犯罪嫌疑人身份进行讯问调查。黄、廖不符合认定自动投案”的条件,因此不构成自首。

本院认为,被告人吴、黄、廖作为广州市众祥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在没有实际货物交易的情况下,让他人为本单位开具内容不实的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款,虚开的税款数额巨大,其行为均构成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吴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依法应当按照其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黄、廖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作用,是从犯,依法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吴能自动投案并如实供述犯罪事实,是自首,依法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黄、廖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吴、黄、廖在家属协助下已经补缴了全部税款及滞纳金等费用,挽回了税款损失,有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考虑三名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和认罪态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五条、第二十五条款、第二十六条、四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七条、三款、第七十二条款、第七十三条第二、三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吴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二、被告人黄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三、被告人廖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分享到:

上一篇:

广州白云区林某与杨某等非法经营判缓刑

下一篇:

没有了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13822209821

未标题-2.png